澳洲10官网开奖记录历史168·(中国)

大使馆密布?赵立坚猛男落泪?我们请来真正的外交官讲讲外交隐秘烽火

2022-08-23 12:46:47栏目:澳洲10官网开奖记录历史168

  大使馆密布?赵立坚猛男落泪?我们请来真正的外交官讲讲外交隐秘烽火于是我就去找同事借了一本,看了之后觉得确实有点意思,有种本文纯属虚构,但如有雷同不一定是巧合的感觉,因为作者本人就是一个外交官,很多故事是对他和他的同事

  最近几年从大国竞争博弈,到一带一路,到一些争议事件,咱们的外交部门还是给我们贡献了很多热门话题的。

  我们非常有幸请到《蹦极》小说的作者,前驻赞比亚,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使杨优明,通过五个小话题以及杨优明大使的外交官视角和大家一起拆解中国与亚非拉国家之间的互动、协同、合作、发展。

  酷玩实验室:近年来,网络上一些民众对于中国援建非洲国家意见挺大的,比如说援助非洲是中国打肿脸充胖子等等,您怎么看?

  我想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一个角度是我们中国同发展中国家的历史渊源;一个从现实的需要的角度;还有一个角度就是我们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有别于西方国家。大概就是这三个方面。

  我们同发展中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是有着传统的历史渊源的。这种历史渊源始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反殖民时期,甚至更早。

  那个时候,反殖民、民族独立这么一个共同目标让我们走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庞大的统一战线。

  1961年12月9日,坦桑尼亚独立日当天坦桑尼亚开国总统尼雷尔被民众簇拥

  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有相当多的国家独立。我们那时候有一个政策,就是先摆脱殖民统治、获得独立的国家,要帮助还没有独立的国家。

  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也很困难,可以说很穷,但是我们还是决定要帮助赞比亚和坦桑尼亚建设坦赞铁路,为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坦桑尼亚和赞比亚都已经独立,可是赞比亚往南——南非、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博茨瓦纳这些国家都还没有独立。

  赞比亚是非洲反殖动的大后方——就像革命根据地,好多反殖民的斗士,包括南非的、津巴布韦的反殖民斗士,都在赞比亚。

  但那个地方它有一个问题,它没有出海口,有好多物资进不来,没办法支持那些国家的独立斗争。

  所以他们提出一个想法--那个时候赞比亚的开国元勋、国父卡翁达跟尼雷尔两个人一商量说,我们得想办法要修一条铁路,从赞比亚到坦桑尼亚首都、也是坦桑尼亚第一港口城市达累斯萨拉姆。

  他们先找的不是我们。他找了英国和美国,但英国人和美国人说技术上不行;他们又找苏联,也不行。

  后来是找的我们。因为觉得我们中国也很困难,不好意思开口。结果他们提出来之后,我们同意了,就是出于反殖民的考虑,我们一定要支持后独立的国家,在这种思想指导之下,我们帮助坦桑尼亚、赞比亚修建了这条铁路。

  这条铁路建成之后被视作中非友谊的象征,称为中非友谊的丰碑。这个很贴切,我们一般感受不到,只是到了非洲之后,才会有更深刻的感受。

  什么感受呢?就是因为这条铁路,非洲人开始认识中国 ,开始认识到中国是他们的朋友,在困难的时候能够出手帮助他们——而且我们竟然有能力做。

  因为坦赞铁路,非洲人民认识到中国有这个能力,重新认识中国,才能相互了解。

  2017年坦赞铁路40周年纪念活动上,杨优明大使陪同赞比亚开国总统肯尼思·卡翁达参观坦赞铁路纪念

  我到了赞比亚常驻当大使,他们都对我很友好,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坦赞铁路。

  非洲同胞见了中国人,总是要提坦赞铁路,这是挂在嘴边的。你一说坦赞铁路,距离就拉近了,那我们就是兄弟,我们同甘共苦,一起修过路,就是这种感觉。

  凡是到过非洲的都会知道,直到今天我们还在享受坦赞铁路给我们带来的红利,这是历史的渊源。

  我经常会说,我们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可以大体分两个主要阶段:一个阶段是反殖民时期;还有一个就是后殖民寻求发展的时期。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主要任务转为经济发展。我们中国人常说以经济发展为中心,非洲国家也一样,他们也要发展经济。

  本来大家都是一穷二白平起平坐,甚至以前我们中国还不如那些非洲国家。按人均GDP算我们比他们要差,因为有些非洲国家有能源资源,卖了就是钱,一平均的话比我们还高。

  可中国实施改革开放之后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先发展了一步,积累了一些资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这种情况之下,互补性就出现了。

  这种互补性就构成了新时期中国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基础,或者说是有利条件,这确实是不容易出现的一个机会。

  过去你跟我都一样,抢着卖资源的话还会有竞争,但现在中国先发展起来后,和非洲国家就有互补性,就互有需求了。

  那发展中国家希望学习我们中国发展的经验,希望引进我们中国的资金,就像我们改革之初引进国外资金一样。

  我们也希望开辟市场,扩大出口,也需要寻找投资的机会。那么你出口了,有些机械设备你需要有人会管理,就比如说坦赞铁路,我们建完之后把铁路交给对方,就需要管理人员。

  2016年被誉为新坦赞铁路的亚吉铁路(全称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通车前中方列车司机对埃塞俄比亚司机进行指导

  当地的管理人员,你需要给人培训吧,那当时的话有很多人到中国来培训。现在他们依然在管理着这个这条铁路,一步一步来——这种需求就是不断滚起来的。

  所以我说中国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有它的内在的逻辑,它是合乎市场发展的规律的,不是谁强加于谁的,不是谁恩赐于谁的,它不是零和的,它是互有需求的,也是互利双赢的,这是我的观点。

  这二三十年尤其明显。我们跟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成绩是明显的,效果是好的,所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就不高兴了,怎么办呢?

  你们也一直听到,西方一直在造谣说我们坏话,说我们是新殖民主义,说我们搞债务陷阱,他们都是造谣。

  有许多债务,他们放的是高利贷,比如赞比亚所面临的债务危机,但这个危机不是我们造成的。赞比亚人知道,西方他们自己也知道,但他们就要把屎盆子扣到我们头上。

  那么为什么西方要借钱给发展中国家呢?因为他们可以钱生钱,可以维护他们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和控制,也可以薅羊毛。

  西方国家遵循了一条逻辑,就是赢者通吃,跟我们的理念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互利共赢,所以西方一定要说我们的坏话。

  我们搞一带一路,美国人带头反对,拜登上台之后推出了一个援助计划,说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我看很难。

  最近西方发达国家开七国首脑会议,又提出了五千亿美元的援助计划,号称是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建设。

  2011年8月8日,杨大使偕夫人出席在特多首都举办的戴爱莲基金会成立仪式

  我很感激我去了特多和赞比亚,这样的经历让我认识了发展中国家,有机会了解中国同发展中国家关系的历史经纬、内在逻辑和面临的干扰。

  就我在特多和赞比亚所见所闻来说,我看到了中国同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这种活力还有潜力,如果不去那些国家,是不可能知道的,也不可能感受到。

  酷玩实验室:有个非常知名的知乎博主,毕业自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他在2021年决定去非洲搞水利建设的决定引起社会关注,您怎么看?去非洲会是年轻人拒绝内卷的一个有效路径吗?

  关于发展中国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我们跟发展中国家究竟有哪些关系,其实不大能得到全面的信息。

  有些时候,你听别人说某个地方如何如何好,你去看了,不过如此,你就会失望。

  但有些地方,人家都在说哎呀,如何如何不好,你到那儿去一看,你觉得哎,他们说的不一样,没有想象那么糟糕,你会觉得惊讶。

  为什么惊讶呢?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我到两个国家之后发现在那里有许多的中国青年。

  我是2009年到2013年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然后是2014年到2018年在赞比亚。

  那两个地方我发现,中国的年轻人不少。他们当中有在当地办报的,有办中文报的,也有办英文报的 。有网站,但纸质的报纸依然有,而且是免费发放。它能靠广告挣钱。

  有中国年轻人刚刚大学毕业就到那儿去经营管理,有的报社可能就十几个人,大概有两三个中国人,然后其他都是本地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锻炼。

  也有在非洲教书的,去非洲的孔子学院当老师,走到很偏僻的地方,可能你这辈子都没去过那么偏僻、那么贫穷的地方。在那些地方对你来说是震撼,是灵魂的触动,但从此你可能就成熟了,你就成长了。

  好几个孔子学院的青年志愿者到了那儿之后,过了一阵你再跟他们接触,感觉就是不一样,成熟了很多,对好多问题的看法就不一样,视野宽了。

  非洲土地很广,但开垦的土地不是很多。我们就有公司到那儿去发展农业,搞试验田,搞各种各样的试验。

  前不久我看见有一条消息很有意思,有一个中国企业在博茨瓦纳成功地种植了旱稻。

  2022年6月27日博茨瓦纳举办中国水稻丰收日庆祝中国节水耐旱稻种在博试种成功

  博茨瓦纳旱,旱得一塌糊涂,它面积很大,但人口只有两百多万,什么原因呢?干旱。大部分都是沙漠地区!但就在这样的国家,他们很奇迹地种出了水稻。

  有的年轻人是跟着项目去的,在中资企业工作。比如大型的建筑企业,大型的矿企,还有一些通信企业像华为这样的,在那里做项目的很多都是年轻人。

  也有自己去闯荡去的。在那儿买地开店办实业,然后还当代理,不少还是做得风生水起的。

  在发展中国家做生意,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是,从卖我们的商品开始,那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的。

  这十几年来,中国人在非洲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和发展。有些公司比如搞电视剧代理的四达公司这样的,文化产业方面的生意做了很多,不断的在升级。

  2019年10月24日,中国援助科特迪瓦万村通卫星数字电视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由中国民营企业四达时代承办及负责落实。

  我们当年的发展,是从小商品、低端的产品开始的,然后逐渐向上走,然后变成是文化产业,然后变成更高档一点,高科技的,发展中国家也是这样。

  我们现在跟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有商品贸易的合作,有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包括那些通讯领域,公路桥梁,还有一些水库水电站,慢慢有基础设施了,就可以扩展了。比如路修好了,你就可以向非洲市场卖车了。

  我们现在卖车到非洲去的也不少,卖手机的也不少,在这个基础之上还可以往上跨,还可以升级。

  比如说娱乐产品,你就可以琢磨是不是可以到那儿去做一做,这些都是可以的,因为我们是这么一步一步走来的。

  发展中国家也是一步一步在往上走,那么你也一步一步往上走,就会不断的有机会出现。

  可能有些非洲国家发展比较慢,但社会在进步,他们也在接受新的事物——比如说手机他接受了,那手机相关的产品也要发展;比如说汽车有了,随着汽车相关的东西也在发展。虽然说它发展缓慢,但还是在进步,非洲国家人民的需求档次在提高,这要看到。

  酷玩实验室:在您的小说《蹦极》中频繁出现了一个沟通神器风油精,尤其是一个与外国某部长争论国际标准的时候,风油精还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道具,您能展开说说吗?

  一个的话就等于说是一个小礼品,作为我们国家一个传统的中成药制品,风油精确实在国外很受欢迎,被蚊子咬了抹一抹,脑袋疼了抹一抹,都能够起作用。我们在国外的时候,经常把风油精作为一个小礼品来送给对方,对方也很欢迎。

  这个道具主要是主人公钟良跟驻在国代表谈派遣医疗队的时候,有个我们医疗队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行医的问题,双方僵持不下,主人公就用风油精来解围的桥段。

  风油精是中国的特产,同样的还有马应龙,这两样东西别的国家没有。也就是说,这个标准只有我们中国有。如果说这两样产品走向国际,那这个标准只有我们中国来制定。

  这里头隐含一个意思就是:有些东西,它可以有国际标准,但有些东西,它是有地方特色的,那这些东西就得由产这些产品的地方来制定它的标准。

  同时我也隐含着一个意思,就是我们中国的标准也是标准——我想强调的是这一点。

  酷玩实验室:其实像英国、像法国,虽然现在他们已经退出殖民帝国时代,但他们在各个原殖民地国家留下了大量的标准和他们的体系,这个其实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

  杨大使:因为英法是先发展起来的,比如这个产品我先做了,那我定了个标准,别人再做这个产品就只能按照我的标准来走。

  现在时代发展了,有好多的产品已经超越了原来的东西,生产的方式也超越了原来的方式 ,那么某种意义上,标准就跟以前会不一样。

  比如说最近我看了一个新闻,关于高铁。高铁现在制定了一个新的标准,这个标准是由中国、法国、德国、日本这几个国家联合起来制定的国际标准。其中没有英美。英国、美国没有高铁,所以国际标准的制定也没有他们。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只有有高铁的国家才有资格制定高铁标准,我们就是其中之一,这对于我们来说是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酷玩实验室:您在小说中埋了一根暗线,说有个对方一直暗戳戳给我们的驻外代表下绊子动手脚、甚至差点要了我们驻外代表的命,让人想到以前看过的类似《风声》这样的谍战片,真实的驻外工作是怎样的?

  杨优明大使:我们都看过谍战片,可能以为谍战都是以前一战、二战或者说是解放战争时期的那些事。但其实,这些谍战就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

  有一次我们在发达国家建一个新使馆,建筑体的有些结构需要水泥浇筑,交给当地的公司做。

  把那些钢筋水泥结构砸开,里面全是,整个使馆装满了,根本就没法用。

  如果你参加一个活动,可能就有人盯上你了。你去一家商店,甚至正常的在街上走,有人可能接近你,想要策反你。这个最常见的手段依然是金钱、美色,利用人性的弱点。

  现在说起来,有的人,我们是差不多时间进部的,在外交部工作那么多年,不仅认识,甚至一起参加过外交谈判和外交活动,一起出过差。然后有被策反的。

  前不久,我看了一个电视剧叫《对手》,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反正从头至尾我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它讲了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间谍故事。现在不仅是外交官、科学家、政府官员,普通人也有可能成为被利用的对象,敌人就在我们身边。

  另外在小说当中提到我们的外交官参加活动遇到政变,这也确实是在历史上真实发生的。

  那应该是北非的一个国家,我们的大使带着他的秘书也是他的翻译,去参加一个王宫的活动,就在那个时候王宫发生了政变,一群人拿着枪冲进来无差别射击,打死了不少人。

  我们这位大使当过兵打过仗,所以很有经验。他很机智地带着秘书躲过了子弹,而且成功逃了出来。

  酷玩实验室:您的小说里有一个主人公想尽办法要在驻外使馆竖立旗杆、并在旗杆造成后,主人公作为在场唯一一个中国人被一群当地人围观着升国旗的场景,国旗对外交官为什么那么重要?《战狼》电影里用中国国旗开路的桥段是真的吗?

  杨优明大使:这个小说当中关于旗杆有很长一段描述,就写他是怎么把旗杆给竖起来的。

  在国外常驻过的人,尤其我们外交官,心中永远有那么一面旗帜,我们代表国家,这个旗帜对我们来说就是我们的守护神,是一个念想,所以很神圣。

  有时候遇上天灾人祸了,我们就把国旗贴在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上,让人知道这是中国的车,这是中国人在这里,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

  因为这面国旗代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代表着我们是一个友好的国家,代表我们是一个友好的民族。

  为什么那些发展中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那些人民,甚至在战乱的时候,还是会尊重中国的国旗、中国的相关车辆和人员——就像《战狼》里头有这个桥段?因为中国和这些发展中国家有着传统的友谊。

  我有时候会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它有它的基因,基因来自于历史,来自于他的文化,来自于他的经历和遭遇。

  某种意义上,我们国家被半殖民过,广大发展中国家被殖民过——这是一个基因,深深嵌入到发展中国家。

  我们经常会说,我们有过相同的历史遭遇,这不是一句空话,是实实在在能够感觉到的。因为有这个共同遭遇,因为面临着共同问题,我们能够走到一起——相互尊重,你有困难我帮你一把,我有困难你帮我一把,是这样一种关系。

  大使说,一个原因是外交工作总要面临许多未知的情况,正如蹦极的时候,明知道是万丈深渊也要纵深一跃;

  另一个原因是作为外交官,要应对外部设下的种种诱惑与围猎,要接受万里之外父母孩子有突发状况却鞭长莫及的无奈,要处理纷繁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外交事务,要忍受到世界最边缘最贫穷的角落值守依旧坚定信念……

  再情绪稳定的中年人也需要一个宣泄的路径,要不就趁主人公患登革热的时候让他在梦里蹦极下吧。

  有一个人撑起一个驻外使馆、面临坠机险象环生、收发信件被人投毒、至亲去世无法奔丧、出席活动遭遇政变九死一生……这些故事有些能说,有些以后才能说,还有一些可能这辈子都不能说。

  2021年,当西方外交人员在阿富汗上演大逃亡之际,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正常运营(图源:长江新闻号)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向世界,中国驻外、尤其是那些落后地区的外交官们,身上肩负的责任就更重。如果心怀赤子之心的年轻朋友有志于从事外交工作,杨优明大使的这本小说将带你走进一个更真实的中国外交官的世界。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